何氏骨科起源于蒙古族传统骨伤科。据《成都满蒙族志》、《巴蜀史志》、《成都少城史料》记载,何氏骨科由何氏先辈蒙古族特呼尔氏创立,迄今已有三百余年历史。

一、何氏骨科史略

特呼尔氏系蒙古族医武世家,每代均有人在军中担任医官。公元1644年,清摄政王多尔衮奉世祖福临(顺治)旨,由满州进山海关入中原,时任军中医官的何氏先辈随军迁徙。1718年(康熙五十年)因与准噶尔作战,调荆州满蒙族混合编制的驻防八旗官兵3000名进驻四川,何氏先辈随军到成都。1721年(康熙六十年)战事平息,应四川巡抚年羹尧奏,选留官兵匠役2100余名永驻成都,何氏先辈因之定居西蜀少城(今成都市柿子巷)。因属八旗统辖,故称“旗人”,何氏家族系镶兰旗、三甲。其第三代传人何兴仁,曾任成都西较场八旗军医官。

何氏先辈因随军转战而广泛接触了满、汉族文化,逐渐融蒙、满、汉族传统骨伤科及其武学为一体,使何氏骨科在历代传承中不断丰富和发展,尤其至第四代传人何仁甫,何氏骨科开始吸取西医学长处,临床疗效蜚声遐迩,理法方药自成体系,于20世纪上叶发展成为四川中医骨科著名学派之一。

二、何氏骨科第四代传人何仁甫

何仁甫

何仁甫

据四川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《蒙古族特呼尔氏史略》关于“何氏开派,功在四代”的记述,20世纪上叶,作为四川中医骨科著名学派之一的何氏骨科,其代表人物为何氏骨科第四代传人何仁甫。

何仁甫,1895年7月─1969年4月,字同良,号白玉山人,蒙古族,祖姓特呼尔,四川成都人。系何氏骨科第四代传人。何仁甫继承家学、勤求古训、中西结合、治学严谨,撰有《特呼尔正骨手法》、《无暇斋正骨经验》、《仁济医话》等著述,奠定了何氏骨科融蒙、满、汉族骨伤科学及其武学为一体之基础,因医理医技自成体系、临床疗效蜚声遐迩,故20世纪上叶,以何仁甫为代表,何氏骨科成为四川中医骨科著名学派之一,何仁甫被誉为蜀中名医。1992年载入《四川省近现代人名录》(四川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省志人物志编辑组主编,四川辞书出版社出版),1993年载入《成都满蒙族志》(成都市满蒙人民学习委员会、成都市满族蒙古族志编纂组编印)。

何仁甫自幼从父何兴仁学医习武。幼年启蒙于成都市蜀华街前清秀才瑞炳麟开办的私塾;民国初年就读成都储才中学;中学毕业曾入成都春熙路基督教青年会学习英文,合格后由该会推荐到华西协和医院(今华西医科大学)学习西医学。青年时期还先后拜满、蒙族骨科名医开长斋、春三爷,汉族擅长治疗骨结核、骨髓炎的中医外科名医徐寿仙和著名拳师马震江、马镇江为师。

其学术思想及医理医技特色,集中体现在辨证诊断、正骨手法和遣方用药三个方面。

(一)辨证诊断

何仁甫主张诊病“须中西合参”。 尤为强调“汲取西医仪器检测之长处”,但同时须结合临床症状细审,“不可依赖仪器”。对于病因病机的认识,他指出医者须有“熟悉人体之骨骼形态、关节结构,筋肉之分布及附着于骨之起止点”的功底。诊病尤当“精细”,“诚从手本血肉之体”,骨科病员“有其内必形诸外,一举一动,一步一趋,医者观微知变”,除了详问损伤之因、仔细观察行动之外,须再加双手十指触摸详审,只有诊断辨证精确,才能治疗得当,否则“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,贻害病家”。他将骨科疾病首先分为“骨伤、骨病”两类,再将骨伤分为“软伤、硬伤”两类,对于骨病,专门强调骨病与中医外科之痈疽疮疡应严加区分,不可混为一谈。

(二)正骨手法

何仁甫恪守家族传统,即蒙古族骨科医生“应当医武不分家”,为医之时,习武强身,他长于气功和单刀。他常说“夏练三伏,冬练三九”不怕苦,文艺界“台上几分钟,台下十年功”是常规,深研武术的一招一式、一拳一腿,与观察骨伤骨病的发生、发展和预后一样,都需要功在平素。骨科医生只有具备了健壮的体魄,才能避免实施正骨手法时力不从心或虎头蛇尾,因此过硬的武功是骨科医生不可或缺的基本功之一,武功扎实,用力得当,一人即可实施正骨手法治疗。实施正骨手法,他强调“手法如书法,手到、心到、气到,才能心手合一,运用自如”,同时注意尽可能减轻病员痛苦,“切忌伤而再伤”,应做到“气沉丹田,力透肱腕,劲达指端,视之不见,触之如电”。

(三)遣方用药

何仁甫认为遣方用药全在一个“活”字。他说:“同属砖瓦木料,何以能造万千风格之庙宇殿堂,匠心独运是其故也”,而“活”字当依具体伤病而论。如治损伤,“当辨筋伤骨伤、气伤血伤。孰轻孰重,药有轻重之别;甚或异病同治,同病异治。”“固定之方,不能应万变之疾”。他擅长以外用药物为主治疗骨伤骨病,他认为“局部用药,直达病所,效速而无伤阴败胃之弊”。在用药方面,他严格遵循祖传方药,对祖传特殊药物坚持自己栽种、采集、炮制,如接骨要药“仙桃草”,他事先观察其生长情况,直至“小满”节前夕,先以白酒喷于草上的小桃子,使桃内小虫不致逃遁,旋即剪下小桃子并捣烂入药,效专力宏;又如何氏骨科丹药,也是按祖传验方选药和炼制。他认为“药物乃疗伤之工具,医不精药则不足为医”。何氏骨科方药独特的临床疗效,集中体现在骨科疑难重症的治疗方面。

何仁甫为医一生,淡薄名利。民国25年,国民党第29军慕名礼聘何仁甫任国术教官兼军医顾问,他深感为医者当以济世活人为人生要旨,同时不习惯军营生活,故两年后即毅然辞去官职,回家行医和潜心研究、总结何氏骨科。何仁甫在家行医虽从不挂牌,亦无任何诊所标志,但求治病员络绎不绝。新中国成立初期,成都市卫生工作者协会成立,邀请何仁甫为首批会员。

“文革”期间,何氏家族受到极大冲击和迫害,在“破四旧”的浩劫中,何家被抄四、五次,不仅财产损失,特别是医武世家历代相传的家谱和大量的典籍、手稿竞因之毁于一旦。但何仁甫弘扬何氏骨科、发展中华医学的初衷未改,在坎坷的晚年,悉心培养第五代传人,按照“父子相传,不传外人”的习俗和何氏家规,何仁甫将何氏骨科医术及其平生所学,只传给了自己三个有志继承何氏祖传医术的儿子──长子何天祥、四子何天佐、五子何天祺;坚持“济世活人”的志向,对于经济困难的病人,他不仅免收药费,而且慷慨资助。何仁甫救济的病员难以计数,无数病员视他为救命恩人,尊称他“布衣郎中”。1969年何仁甫病故,葬于成都市三圣乡凉风顶。自他逝世后,许多年每逢清明时节,一直有他救治过的病员或病员家人自发地到他的墓前祭祀、怀念。

三 何氏骨科第五代传人 何天佐

何天佐

何天佐

何天佐,1941年2月生,蒙古族,大学学历。自幼跟随父亲何仁甫学医习武,全面继承了何氏骨科。迄今从事中医骨科临床工作40余年,在医疗、科研、学术、教学和医院管理等方面,具有显著、独特的专长,取得了突出的业绩。